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加積分 如何貼youtube 推廣論壇
返回列表 發帖

[BG] 『悠杏』距離(8/26單篇完)

本帖最後由 苡芯 於 2021-8-26 19:42 編輯

人物:野坂悠馬、神門杏奈

搭配歌曲:Klang-Can't I fall in love again

簡介:

  「近在眼前的他(她),實際上是遙不可及。」

  14歲的他們,曾經如此地靠近愛情。

  他卻用一句話,草草了斷她往前一步的念頭。

  如今。

  19歲的他們,已無法確定現在兩人與愛情的距離是否發生了改變……

  是靠近,抑或是遠離?

    

____

  某場雷門的比賽結束,神門杏奈快速收拾著球隊的水瓶和補給品,一樣樣塞進包包。知道自己已經落後大家的她看起來並不慌張,只是仔細確認有無遺漏的物品。

  其實她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尤其在收到大谷筑紫的訊息後。

  「杏奈同學,我已經買好大家需要的物品囉,我在門口等你--小筑留。」

  神門杏奈站起身,朝門口走去,眼角不經意瞥向觀眾席處。

  「嗯?那個人……」

  一個少年手摀著頭,咬牙走了幾步,只見黑色的身影倏地失去平衡。

  是跌倒了嗎?

  ……不對,好像不太對勁!

  杏奈快步跑上觀眾席的階梯。

  「你還好嗎?咦……」

  眼前的少年虛弱地跪在地上,聽到她的聲音才稍稍抬起頭來。

  醒目的紅色短髮遮住了額頭,深邃又憂鬱的灰眸有些無神。原本緊蹙的細長眉頭在看見杏奈後漸漸舒展開來,白皙的皮膚上方隱約能看見幾滴汗珠。

  他毫無疑問有著一張英俊的臉孔。

  只不過,杏奈總覺得少年有點面熟,腦海開始自動搜索早已儲存在記憶庫的各校代表選手。

  「你是……野坂同學?」

  應該不會錯,他就是王帝月之宮的中心選手,戰術的皇帝--野坂悠馬。

  「……妳是雷門的經理,對吧?」他伸手撥開自己的瀏海,似是想看清楚面前的臉孔。

  「這樣不行,我幫你叫救護車吧!」

  杏奈想掏出手機,卻被少年出聲制止。

  「不用了,只是有點頭暈而已。」

  他踉蹌站起身。

  「真的嗎?」杏奈皺眉,不放心地打量著野坂蒼白的臉。他明顯是在逞強。

  「嗯,謝謝妳的關心。」他點點頭,唇角彎起淺淺的弧度。「話說回來,妳的名字是?」

  「杏奈,神門杏奈。」

  她一愣,沒料到對方會問起自己的名字。

  「這樣啊,很好聽的名字!我會記得的。」野坂舉起手示意,「再見。」

  直到他走出視線範圍,杏奈才緩緩垂下自己放在胸口的手。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

  而神門杏奈怎樣也忘不了,當時少年唇畔的那抹微笑。

  淺淺的,卻很溫柔。

  

  神門杏奈與野坂悠馬都曾認為,兩人的故事會以想像中的美好情節收尾。

  但就目前的走向看來,他們錯了,而且錯的非常徹底。

  即使如此,神門杏奈依然沒有為故事填上the end的想法。

  也許她仍在期待著什麼吧。

  期待著,那名為轉機的渺小可能性。

  

  杏奈揉了揉眼睛,天花板彷彿在眼前旋轉。

  她早已記不清,究竟是第幾次讓他走進自己的夢裡。

  記不清是第幾次,在夢中細細描摹他線條分明的側臉。

  但每當從夢裡醒來,那張被淚水所模糊的側臉總是記憶猶新。

  像是她的潛意識不允許自己忘掉他一樣。

  和野坂悠馬斷了聯繫以後,她獨自一人時總會想起這麼一段話:

  每個人的心裡總有一個人,是插在你心頭上的一根針。想將它連根拔起也不是,因為傷口將鮮血淋漓;想對它視而不見也不行,因為那痛楚難以忽略。

  野坂悠馬對她而言,就是這樣的存在吧。

  

  「是杏奈同學啊,好久不見!」

  坐在咖啡廳角落的稻森明日人、大谷筑紫與其他人對著神門杏奈招手。

  杏奈眨了眨眼,想再次確定那個人沒有出席,卻又急忙踩煞車。

  就算不用細想也知道,他不可能會來的。

  尤其是有自己在的場合。

  杏奈揚起嘴角,故作大方地走向前,「好久不見,稻森同學、灰崎同學,還有一星同學!」

  「大家都很久沒見了呢。」

  「是呀。自從我們高中畢業以後。」

  「我跟杏奈讀同一個大學,聽說明日人你們也是同一所大學對吧,就在我們學校隔壁。」大谷津津有味地吸了一口奶茶。

  「嗯,對啊,我和一星同一間,不過我還不敢相信灰崎居然跟我們上同一所學校呢。」

  「喂!稻森,你這傢伙是什麼意思?」

  「啊,沒別的意思啦!對吧,一星?」

  「是啊,灰崎,稻森學長的意思是你的成績實在太過優異,跟我們不是同一類啦。」

  「哼!」

  杏奈和大谷互看一眼,不由得會心一笑。

  「稻森和灰崎還是一樣很常吵架呢。」

  「嗯,沒錯!」

  「還不是稻森那傢伙!而且說到成績優異,野坂那個人比我更誇張好嗎?他這次期中考竟然拿下全醫學系第一欸……」灰崎不滿地雙手抱胸。

  大夥不約而同地停下動作,齊刷刷望向他。

  「杏奈……」大谷投來擔憂的眼神。

  「啊……很厲害呢……」

  杏奈的笑容在嘴角凝結。

  她很想知道,此刻她的表情仍舊是自然的嗎?

  「灰崎!」明日人用手肘撞了下灰崎,示意他別再說了。

  見狀,一星充無奈地單手摀著額頭。

  「啊……抱歉。」灰崎神色尷尬地搔搔頭。

  「不需要道歉啦,灰崎同學。」杏奈急忙搖著手,想表示自己並不介意,「你們是同校,要完全不提到也不容易。更何況,我們當初只是同學而已,不用感到忌諱,根本就沒什麼好說的。」

  她不會介意的。

  因為他們連交往都算不上、因為兩個人什麼關係都不是,所以不介意是理所當然的……

  對吧?

  何況她有什麼資格去介意呢?

  聞言,其他人面面相覷,氣氛頓時降至冰點。

  「欸,那個……」

  「怎麼了,灰崎?」

  「就是……冰浦晚一點也會到,因為他們是系上同學,他說他會問野坂那傢伙的意願,所以……」

  「所以野坂同學也會來,對吧?」大谷筑紫直接打斷他的話,一面在心裡感嘆著灰崎有多麼不會看臉色。

  「……」

  怎麼辦?杏奈快速地想著,如果讓大家因為自己而顧忌野坂的出席,豈不是顯得很任性?怎麼能因為自己一個人,影響大家難得的聚會呢?

  「沒關係!人多一點才好啊。而且我們難得見一次面,大家開心點。」情急之下,她連忙打圓場,想要挽救氣氛。

  只不過,若說自己已經能坦然面對他……那絕對是虛假的謊言。

  「就、就是說嘛!不好意思,這裡來一份特大號鮮奶油蛋糕!」稻森明日人連忙附和,一邊朝服務生招手。

  「好的,馬上來。」

  「真是,吃那麼多小心變胖!」

  「不用擔心啦!這樣等會才有力氣踢球!」

  「欸?這主意不錯嘛!大家好久沒一起踢球了呢!」

  然而,此時神門杏奈正暗自盤算著:她只要待一下下就好,等他來了之後,只要再待一下子,接著找藉口離開也不遲!也不會影響其他人的興致。

  「小筑。」

  「什麼事,杏奈?」

  「我們也點些甜點吃吧!」

  「啊,當然好呀!」大谷急忙點頭。「這裡再來四個布朗尼。」

  「好的,請稍等。」

  「哇,沒想到大谷同學這麼會吃啊?」

  「哼哼,明日人要跟我比嗎?」

  「求之不得!」

  杏奈看著放聲打鬧的大家,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您點的布朗尼和特大號鮮奶油蛋糕,請慢用。」

  「啊,謝謝。」

  看來,人一旦說謊說到一定的程度,就會連自己也無法相信了吧。

  杏奈切下一小塊布朗尼,優雅地品嚐起來。

  

  此時,野坂悠馬站在咖啡廳門口。

  聽見冰浦要他先走,他便飛快趕到聚會現場。

  他的速度大概和當年幾次與神門杏奈約出來見面時差不多。縱使那時他們連情侶都算不上,卻也不影響野坂悠馬想快點見到她的雀躍。

  現在的他們也是如此。

  美其名是最好的朋友,但其實心裡都明白,他們不可能將彼此當成朋友看待。

  曾經天真地以為,將之前的關係用朋友兩個字搪塞過去,就能夠在未來重逢的時刻,讓自己不那麼遺憾。

  但一切都是徒勞。

  分開的每一日,他沒有一天不想起她。

  野坂悠馬深吸一口氣,推開了咖啡廳的門。

(待續)---
個人一直很想寫悠杏,這裡似乎也還沒有這對的文(還是我沒發現?),我很喜歡他們的說~
BGM個人覺得歌詞還蠻符合這篇的兩人,可以一起食用
雖然這篇不是長篇小說(似乎又爆字的me:大概6000字左右吧),但我會分成三段更新,喜歡的話歡迎留言告訴我唷!(會提升我更新的動力~)
每一次回首,那些有你的記憶碎片,總是閃閃發光

請繼續收看第二部分~
----

  「欸?原來杏奈的食量可以一口氣吃下四個布朗尼和特大號蛋糕啊?真的看不出來欸。」

  嗯?

  杏奈拿著叉子的手一愣,不會吧?難道自己變成了其他客人的笑話嗎?

  「等等,請不要誤會!這不是我一個人份的!這是……」

  她頓時停下嘴邊的話。

  為什麼陌生人會知道她的名字?

  杏奈循著聲音的源頭回頭一望,一雙深邃憂鬱的灰色眼眸就近在眼前。

  這雙漂亮的眼眸,她再熟悉不過。

  她的身子猛然一震,接著倏地向後退。

  「野、野坂同……啊!」

  杏奈的背撞上桌沿,痛得眼角迸出淚光。

  「杏奈!」大谷連忙扶住差點潑向她的咖啡杯。

  「沒事吧?有沒有燙到?」野坂悠馬迅速接住身體下意識往前傾斜的杏奈,過於親密的肢體接觸令她的心跳微微失速。

  熟悉的茉莉花香無預警地襲來,他的心跳也同樣失了節奏。

  隨後進來的冰浦貴利名很快就發現這尷尬的氛圍,畢竟身為野坂的大學同學,對神門杏奈的事情也略有耳聞。

  被野坂抱在懷中的杏奈輕輕推開他扶著她身體的手,若無其事地回答:「我沒事,謝謝你。」

  野坂悠馬察覺到神門杏奈些微的排斥,也不打算勉強她。確認她站穩之後便找了個位子坐下。

  ……不過為什麼是坐在她的對面?

  杏奈揪住她淺藍色的裙擺,赫然發現自己的打扮竟和五年前決定向他告白的那天一模一樣。

  真是瘋了。

  杏奈怨恨著早上貪圖方便的自己,早知道會這樣,就該認真點挑選要穿的衣服,再怎麼隨便也不能穿成這樣……

  曾經最喜歡的那套衣服,如今卻變成一種令人忌諱的象徵。

  「吶,野坂真可怕啊,居然是醫學院系排第一!嘖嘖……」

  「嘖什麼啊灰崎……」冰浦揚起一邊的眉頭。

  「啊!」大谷拍了下手掌,八卦地瞇起眼睛,「冰浦同學這次不也拿了系排第五嗎?」

  「啊……大谷同學的消息還真靈通。」冰浦害臊地搔搔自己的臉頰。

  「嘿嘿……不是我的功勞啦,消息來源是他們喔!」她纖細的手指向稻森他們三人。

  「啊!你們這些傢伙!」

  「饒命啊,『冰之微笑』大人!」

  「噗!什麼啊,好久都沒有人這麼叫我了呢,真懷念。」

  「這樣就消氣啦?你還真容易打發!」

  笑聲在他們周圍迴盪著,時間非但沒有靜止,反像是回到了14歲那年……

  那段只要談到足球就能讓人滿腔熱血、不顧一切的美好時光。

  「這裡不是也有『戰術的皇帝』嗎?」

  話題倏地一轉,野坂悠馬霎時有些怔愣,彷彿他們口中談論的是其他人,而不是他。

  他究竟脫離足球多久了?也許是從她抽離出他的生活開始吧。

  誰知道呢?

  他應付地勾勾嘴角,算是回應。

  對面的杏奈偷偷望了他一眼。那雙灰白色的眼睛好像有甚麼一閃而過。

  他不是……最喜歡足球了嗎,為何大家提起這一切時,她從他眼底捕捉到的,全是黯然與失落?

  野坂悠馬微斂下眸,掩蓋住那份不該出現的情緒。

  直到聚會結束,他不曾再看杏奈一眼。

  

  河邊空地旁,神門杏奈緩步走向坐在草皮的野坂悠馬。少年優雅寧靜的氣質,和那群在下坡球場奔跑的昔日隊友形成強烈的對比。

  「野坂同學。」她輕輕喚他。

  「不跟他們去踢球嗎?」

  野坂沒有回應,像是沉浸在夕陽的餘暉裡無法自拔。

  見狀,杏奈既不打算主動打破這片寧靜,也沒有萌生出馬上離開的念頭。

  她忽然覺得,如果自己就這麼轉身離去,也許她和野坂悠馬的交集就到此為止了。

  她不會那麼做,也不想那麼做。

  即使等待他轉頭的時間,恍若一個世紀那麼久,久到她以為野坂不會再看向自己了。

  「杏奈。」

  「嗯?」

  「我以為……妳並不想要見到我,但又好像是我想多了,因為妳還在這裡。」

  「……」

  野坂悠馬還是了解她的,雖然不是全部。

  「妳知道剛才我為什麼不回應妳嗎?」

  杏奈沉默不語。

  「我害怕剛剛的一切都是我幻想出來的,只要我回頭一看,就會發現妳根本不在我身邊,像那時候一樣。」

  他在說五年前的事。

  「那時候是……」杏奈垂下頭。

  「本來我想著,不管將來大學和就業的方向是什麼,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足球。」野坂平靜的目光轉向杏奈,「我相信只要我下定決心,無論是想要做的,還是應該做的,都一定可以做到最好……因為有妳在我身邊,因為妳說過會一直注視著我。」

  野坂悠馬是個嚴以律己的人。

  

  「上場比賽吧,野坂同學,我會一直看著你的。」

  

  過去他天真地相信著,神門杏奈會一直陪在這樣的自己身邊。

  以為兩人擁有一直走下去的可能性,卻遺忘了未來有著太多變數。

  而她,也是身為戰術的皇帝的他遲遲無法掌握的變數。

  「野坂……」

  他倏地低下頭,濃密的瀏海覆蓋住他失神的雙瞳,咬緊牙關,低沉的聲音同他指節分明的手微微顫抖著:「不過那個時候,妳還是走了,而我卻只能就這麼看著……」

  看著神門杏奈一步一步地,走出他的世界。

  宛如對他的一場凌遲。

  「無能為力」這個詞不會出現在野坂悠馬的字典裡,因為他做任何事情一向是游刃有餘的。

  至少在遇見神門杏奈之前,無論什麼都難不倒他。

(待續)
----

  
 
每一次回首,那些有你的記憶碎片,總是閃閃發光

TOP

*
        總是雲淡風輕的聲音已經不同以往,神門杏奈看出來了。他冷靜的嗓音中摻雜著努力想隱忍的不安與懊悔。

  「我發誓再也不碰最愛的足球,妳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一旦開始踢足球,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起妳的臉,想起總是在一旁看著我比賽的妳。」

  觀看野坂踢球的英姿、在腦海中細細描摹他線條分明的側臉,都曾是神門杏奈最大的樂趣。

  只要能夠在不遠處,偷偷地望他一眼,就足以讓她開心一整天。

  暗戀就是這麼一回事。

  那時神門杏奈的小動作全都被野坂悠馬捕捉在眼裡。

  她恬靜的笑顏,就這麼無聲無息地入駐野坂的心房,一待就是五年。

  是啊,野坂悠馬出席的每場球賽、每個場合,神門杏奈都不會錯過。

  怎麼後來卻錯過了他的愛情呢?
  
  杏奈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野坂悠馬,神情無助得像個孩子。就連過去野坂告訴她自己患上腦瘤,都遠遠不及他現在的反常。

  他對自己的安危漠不關心,卻對她的離去痛苦不已。

  野坂悠馬已經重視她到這種地步了嗎?

  那麼為什麼那個時候,他們沒能夠抓住彼此?

  大概跟自己的懦弱脫離不了關係吧。

  「我知道自己是喜歡你的,這點無庸置疑。」

  可是她已經給他帶來太多傷害了。

  這樣的她,有資格得到他的愛情嗎?

  杏奈緩緩地,在他身旁間隔一步的距離坐下,靜靜等待野坂再度開口。

  「杏奈,看來妳並不了解我真正想要的。」

  野坂悠馬隨手撩了下有些凌亂的瀏海,灰白的眸子直視著她。

  他一眼就看穿了她,看穿了她的罪惡感。

  杏奈抿了下乾燥的嘴唇。

  她感覺自己不曾真正地靠近過他。縱使她曉得自己已經比其他人都接近他的心,但野坂給人的距離感一直是存在的。

  這時,野坂悠馬舉起手掌貼在自己的左胸膛。

  「這些年,我一直都把妳放在這裡。」

  他關閉了自己的內心,不讓任何女孩有機會闖入。

  沒有她的日子裡,他對所有女孩的愛慕視而不見,對那些明目張膽送上門的好意嗤之以鼻。

  但其實沒那個必要。

  因為打從一開始,就僅有神門杏奈一人,擁有能夠打開他心門的鑰匙。是他親自留給她的,只是她並不曉得。

  她明明曾經試著拉近兩人的距離,也成功地讓他主動靠近,現在卻想再次退回原本的位置。

  這種半途而廢的行為野坂悠馬可不會允許。

  既然她躊躇不前,那麼就由他跨出第一步吧。

  「妳知道嗎?這幾年我把自己的心上了鎖,連我自己都打不開呢。」野坂悠馬微微側身,眼底荒涼卻溫柔的笑意彷彿成了漩渦,幾乎要將她捲入其中。

  「我有這個榮幸,能請杏奈重新將它開啟嗎?」

  他小心翼翼的語調中帶著懇求。杏奈的眼眶一熱,雙頰染上夕陽的火紅。

  野坂悠馬抬起手,用大拇指輕柔拭去她眼角的淚光,另一手攬住她纖細的腰,將眼前泛淚的女孩擁入懷裡,毫不在意胸口的襯衫被淚水所浸濕。

  「太卑鄙了,居然用苦肉計……」杏奈含著淚在他的胸前抬起頭,使勁搥了下面前寬敞的胸膛。

  「妳忘了嗎?我可是戰術的皇帝,只要能達成目標,對我而言,不擇手段也是個好方法。」野坂俐落接住杏奈的拳頭,唇邊的笑意絲毫不減。

  「不過既然我受罰了,可以要求補償吧?」

  「補償?可是我身上什麼也……」

  趁著杏奈懊惱之際,野坂悠馬順勢垂下頭,迅速在她的唇留下一吻。

  他的速度之快,杏奈根本反應不及,只能詫異地瞪大海藍色的雙眸。

  「……野、野坂同學?」她慢半拍地摀住雙唇。

  野坂悠馬從容地彎起嘴角,將神門杏奈慌張害羞的模樣盡收眼底。

  以後應該能天天看見這樣的她吧。

  而且,也只有他能看見。

  「以後請叫我悠馬吧。」

  不然,妳就要有隨時「補償」我的心理準備了。

  他望了一眼兩人之間微乎其微的縫隙,臉上噙著滿足的微笑。

  也許,這就是他們與愛情的距離。

--FIN--
差點兒BE的兩人
下一篇的悠杏不如就來挑戰虐一點的文風吧(我好壞)
每一次回首,那些有你的記憶碎片,總是閃閃發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