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公告:SCLUB雲端專屬主機己開放租用
分享
加積分 如何貼youtube 推廣論壇
返回列表 發帖
但是帶著涼野一到家,南雲的耳邊就沒清淨過。母親怎麼看涼野怎麼喜歡,一見面就說他長得可愛,還給他們補做了一桌拿手菜,看著他們吃飯時母親也是一邊誇涼野成績好又懂事,順便貶低一把自家孩子,搞得南雲食不知味。
特別是聽母親說『要是涼野願意當是我家的孩子,我肯定把這小子換出去』,南雲放下碗開始大聲反駁,對面傳來一陣哄笑,又讓他覺得自己特別蠢。

晚飯後他去自己房間打開電視准備開始玩遊戲,還沒進入遊戲畫面,一個特掃興的聲音就傳進了耳邊,「今天的作業你做了沒?」
「我又不知道留什麼了,不用做了。」他故作無知,可是涼野擋在他和電視中間,拿起手機不知道給誰打起了電話。

「嗯,XX,我想問問你們班今天的作業都有哪些?」
涼野一邊問,一邊記在本上,電話落下以後,一個本子甩在了南雲面前,「做完再去玩。」
南雲只覺得自己像是請了個家庭教師,他沒有做作業的習慣,問題是涼野擋著電視上不讓他玩,他也拿傷員沒轍,只得起身懶散的去做題。

「靠……服了你了。」
他一邊揉頭發一邊看著課本上蝌蚪般的文字,而涼野坐在椅子上毫不拘謹的翹著腿抽出本書開始看,南雲咬著筆杆開始發愁,一會終於嘟囔著「說不做就是不做了」,然後理直氣壯的把書推到了一邊。
「老師留的題都一樣,你的借我抄。」
他朝涼野伸手,得到一個白眼。

「不借?那我明天就和學生會的人宣揚你打架敗得一塌塗地,哈哈。」
不惜用上要挾手段,對面果然極不情願的把好幾個本子甩給了他,得勝後的南雲開始迫不及待的翻開抄起來。以前涼野損他的話一貫很難聽,抄作業時都要埋低腦袋,像現在這樣光明正大的抄還是頭一回。

南雲洋洋灑灑的抄著,背後無聲到過於安靜。他回過頭,看見的是涼野合上書正在發呆,那安靜而冷清的神色與這個房門裏的暖色調顯得格格不入。

「怎麼了?」他問了一句,對方才恍然驚醒似的,朝他搖頭,「…沒什麼。」
「不適應?」
「不,沒什麼不習慣的。」涼野起身,將書放回了書架上,回頭朝南雲輕輕的笑了下,「你的家人真的很好。」
意識到好像是涼野第一次自然的對他笑,南雲呆了呆,忽然就覺得臉上有點發熱,他故意很得意回答,「我家的人當然好了,你看我就比你好多了吧!」

「是、是,你是好人,你全家都是好人。」

對方馬上毫不掩飾的調侃回敬,南雲撇撇嘴,轉頭繼續抄起了沒寫完的題。沒一會他把筆一扔,就渾身輕松的坐到電視前面,打起了遊戲。那聲音吵得涼野沒法看書,於是涼野走到南雲身邊,開始看他玩。

「笨死了,按右鍵,是往右,往右!」
「先按A再按上,你的手指怎麼和你的腦回路一樣反應慢啊?」
在對方的指手畫腳之下,南雲終於玩不下去了,他煩躁的轉身瞪著一直挖苦他的那位,「就你行,你來打算了!」
「我來就我來。」涼野還真從他手裏拿過手柄,就開始按鍵。

『要是這人遊戲再打得好點,那我真是一點優勢都沒有了。』
這樣擔憂的南雲,在看見對方胡亂按鍵之後終於放心了一點,接下來換他在涼野耳邊發牢騷。
「你傻啊,怎麼不跑還非等著人打?」
「喂喂,不是這麼打的,先按B,再按A,誰叫你一起按了!」
「跑錯方向了!你是路癡麼?」
「吵死了,」涼野也終於沈不住氣了,「玩個遊戲還不夠聽你叫喚的!」

兩個人誰也不服氣的瞪著對方,過了一會涼野意識到這樣特別無聊,於是先丟下手柄不高興的站了起來。
他正要繼續回去看書,結果南雲丟來一個手柄,然後打開了個二人合作的遊戲。
「反正你玩遊戲也是稀奇的事,一起打吧。」

開始兩個人因為鬧別扭而很沈悶,過一會等涼野上手了就打起了配合,氣氛就活躍了起來。不得不說涼野也頗有打遊戲的天賦,這遊戲明明一個人玩時難得不行,可是跟涼野一起打,就覺得那些以往那些要打很多遍的BOSS很容易就過了。

「幫我照顧一下背後的敵人。」
「OK,給我上個藥。」
合作十分默契,畫面上紅色和藍色的主人公在敵人的陣營裏所向披靡的完美的配合著,他無意瞥了一眼涼野,不管是涼野聚精會神的樣子還是遊戲本身都讓他覺得心情變得格外愉快。

樓下傳來催促睡覺的聲音時,抬頭看表已經快11點了,南雲還是覺得玩不盡興,拉著涼野繼續玩。看得出來涼野玩得很上癮,臉色也比傍晚好多了。

遊戲是在母親的罵聲裏結束的。他讓涼野睡床上。可是對方直接躺倒在地就不起來,南雲也沒辦法,只能關燈換了睡衣上床。
其實他的床不算小,擠一擠兩個人也能容下……雖然可以問問涼野要不要擠,但是見到對方已經閉上眼睛像是想要安心睡覺,南雲又不知道要不要開口了。

他也闔上眼,卻因為能聽見另一個人的呼吸聲,怎麼也覺得安不下心。睜眼看了看周圍,最後目光再次落回了涼野的身上,
他突然覺得……這個人在自己家裏,就在自己面前睡著,就像是做著一個貼近了現實又有幾分不可思憶的夢。

前幾天基山因為被撞車而住院了,學生會沒有調和者,他還因為運動會的開場式而和涼野爭論了好一陣。不過因為兩個人吵習慣了,吵到他覺得那簡直快成了他們兩個的對話模式,也就不別扭了。

不過,這樣好嗎?──只是一直吵下去,坐在辦公室面對面,看著那個人隔在和自己兩個桌子的位置?
他是真的想要了解他,想看到那個人真摯的笑臉的。所以這樣止步不前,在心裏懸著也不是辦法。在自己正為此感到煩惱的時候,偏巧遇上涼野和外校學長打架然後向他求助,今天恰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他看著他那被繃帶纏了好幾圈的小腿,又試著想象涼野和對方打架的場面。
如果自己不認識涼野,那麼他應該會很佩服這個人的果斷和沈穩,可是正因為他在意對方,留下的感覺便只是擔心和後怕了。
一對三,對方還有刀,他卻在事後還沈穩的給自己打了電話。可惡,要是自己在就好了,絕對會打爛對方的臉。……

他又想起了那些涼野一個人在的場景。
不管是他流著血坐在地上、轉身離開的背影、還是剛才看完書落寞發呆的樣子,都讓他一回想心裏就沈甸甸的。明明涼野從來沒有真的希望他做什麼,他就是覺得自己沒法放手不管,
不想讓他離自己那麼遠,想要拉住他,即使自己可能也沒辦法讓他感到溫暖,可確實不希望看到他一個人孤獨的樣子。

南雲出神的看著涼野的臉,對方在安靜的睡著。他沒有想打攪他睡覺的意思,但是等涼野睡著了,他決定偷著給他們兩個換地方,畢竟他可受不了讓傷員睡地鋪自己卻很舒服的躺在床上。
所以他一邊巴望著涼野快點睡熟,一邊想從他的表情裏看出來對方的情況,當然,光是看是看不出所以然的。

只是瞧著對方纖長的睫毛和發白的薄薄的嘴唇,忽然覺得自己的胸口蠢蠢欲動起來,冒出了些熟悉而荒謬的期待。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告訴自己不能瞎想,卻還是阻止不了那個越來越清晰的詞彙。

想去觸碰他的臉,想親吻他的唇……
第一次見面就有了這樣模糊的想法,到現在依然沒變。
雖然涼野是男生,但是還是無法克制自己想讓對方露出笑容的期待,想把這個總是冰涼的身體抱在懷裏。這種感覺的名字,已經無法再去刻意忽視了吧──

自己喜歡著這個不喜歡笑的冰冷的家夥。
是『喜歡』的心情……沒有錯。

想清以後,南雲感到心情挺輕快,可是一回神發現涼野正睜著眼睛,瞪著他,他著實嚇得坐了起來。

「喂喂,你怎麼忽然睜眼了!?太嚇人了!」
「被人一直盯著怎麼能睡?我還想問問你想幹什麼呢?」涼野沒好氣的說著,舔了舔唇。
南雲一時語塞,他總不能說自己想等對方睡著了換地方,正好視線掃過涼野的嘴唇,他就馬上開玩笑似的的搪塞道,
「我睡不著,就在想,像你這樣的人初吻給了什麼人,哈。」

他原以為涼野會說「無聊」就轉身睡了,涼野卻什麼都沒說。

南雲正想告訴對方「沒事我就睡覺了」,卻忽然感到睡衣的領子被人拽住,他被迫彎下了腰。迎面是張泛白的臉和如水鏡的雙瞳,正在自己面前越來越大。唇上接觸上一絲冰涼的柔軟之時,他嗅到了對方身上薄荷一般的涼氣,而自己呆然的樣子正映在藍色的鏡面中。

他的衣領被放開,自己還完全怔在那個彎著腰的角度,腦子裏只能反映出一個事實,卻不知道如何分析。

剛才……他被涼野給吻了……
南雲捂著嘴,難以置信的看著另一位當事者,對方卻轉過身,用被子把自己蓋得嚴嚴實實。


「行了,現在你可以睡覺了。晚安吧。」

那個淡定而平靜的聲音,似乎要比任何一次聽到的都柔和些。


Fin.


──────────────────────────
因為不想欠帳棄坑所以攢出來的流水帳vv
請安心我在閃11不想留下坑,所以學院『沒關系、沒問題』。

白白/光

TOP

哇唔!
風介主動親了耶!親了
好期待後面><
南涼果然是本命WW

TOP

返回列表